ww55877品特轩高手之家組圖:親兄弟齊上陣娛樂圈
ʱ䣺 2019-10-08

  常言道:“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親兄弟一起在娛樂圈打拼,互相照應“哥倆好”的情形並不少見。三倍原价拿下转播权 腾讯续约NBA争夺体育流量顶平心而論,精心挑選出來的“四大兄弟”幾乎都沒有借彼此的名氣來為自己做宣傳,ww55877品特轩高手之家,無論他們是在同一領域或者是不同領域,都能以自己的實力証明自己沒有靠對方的“護蔭”而得名。他們正對應了民間“一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的說法,即使同在娛樂圈,也能夠在演、編、導等不同方面發揮自己的才能。

  1976年,許氏兄弟編、導、演的《半斤八兩》勇得票房800余萬港元,成為開埠以來香港最賣座電影。

  說起引領本港喜劇電影的代表人物,非大哥許冠文莫屬,以他為首的許氏兄弟的喜劇電影,都是香港的經典喜劇作品,許冠文更成為赫赫有名的“冷面笑匠”,他最擅長自編自導自演諷刺社會現象,道出小市民心聲的喜劇電影。

  而曾經引領粵語流行歌曲潮流的四弟許冠杰,有人曾這樣評價他:“他用最俚俗甚至低級趣味的手法,走進普羅大眾之中,以小市民的價值觀和語言去抒發他們的心聲。他是想通過他的歌曲,對社會起一點教化作用。”許冠杰在許多領域開了先河,有值得引人注目的能量。

  聲稱隻有一首歌的老三許冠英在很多電影中扮演的大都是被欺負或者是插科打諢的角色,甚至用他自己的話說:“自己其實是四兄弟中的陪襯品,幾兄弟中,隻有自己的基因出了問題,天生就是一個配角。”但是隻有看透了名利的人才能有這樣的說法,或許和其他幾個兄弟比起來,他的外表是最不起眼的,但是許冠杰的一首《無情夜冷風》便是許冠英所作,歌詞仿如一首五言律詩,在吉他的輕捻裡展開,帶著一些現代的氣氛,既琅琅上口,又通俗易懂,顯示出作者在歌詞寫作上的功力。

  許氏兄弟“文、武、英、杰”每個人都各懷絕技,在今年許冠杰復出的演唱會上,除二哥許冠武做演唱會幕后制作人外,三兄弟都登場獻藝。許冠英發揮幽默本色,唱了幾首歌后笑說:“這其實是我的個唱,SAM(許冠杰)只是客串嘉賓,欺騙大家不好意思,大家可以退票,不過紅館所有門已經關了,你們走不了。”他還建議大家叫他“歌神哥”﹔而許冠文的“棟篤笑”則針砭時弊,用許冠杰的歌詞笑談人生,笑爆全場。

  以他們三兄弟為藍本的電影《鬼馬狂想曲》,成為了今年香港港產片的票房冠軍,可見,許氏兄弟在觀眾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姜文和姜武雖是一個媽生的,但兩人脾氣性格迥異。在圈內有一種說法,叫姜文不文,姜武不武。當然這不一定指性格,而是他們各自在作品中的表現。但成長的影響使姜氏兄弟在舉止、表情和腔調上有頗多共性,生活中他們就常被觀眾張冠李戴地錯認。

  姜文,笢弊腔楷桯岆岍賜腔儂郣ㄗ鏍夤萸ㄘ 2019-09-21,從演員到導演,從《陽光燦爛的日子》到《尋槍》,他付出很多,也得到不少,屬於那種張揚不羈、才華四溢的類型,姜文的表演是追求深度和講究個性的,再加上他體現在表演之外的其他價值,注定了他更適合在電影銀幕上大放異彩。姜文的眼神是指向性非常明確的,所以他必須演那種在大眾價值觀上好和壞一言難盡的角色,而姜武的眼神卻含糊得有些扑朔迷離,塑造通常意義上極端的好人和極端的壞人他都可以流露出豐富的內容。

  對姜文,姜武帶著點偶像式的崇拜,就連小學時一篇作文的最后一句話都是:“哥哥走過的路不正是我前進中的鏡子嗎?”就是在哥哥的影響下,姜武憑借幾部沉甸甸的作品,漸漸擁有了自己的光環。在《洗澡》中姜武扮演一個弱智孩子,在《美麗新世界》中扮演一個從鄉下進城謀生的農民,那種憨憨傻傻的形象奠定了他在影視圈的地位。姜武笑言,給姜文當弟弟沾了不少光———比如演戲時可以征求哥哥這位大演員、大導演的意見,但也替他跑了不少腿———經常是兄弟倆一見面,姜文就說:“小二你把這件事幫我辦一下。”

  這哥倆基本不會同時露面,但私底下感情沒話說,“哥哥其實很關心我,每次我生日,他都會提前把禮物准備好。在大學畢業前,我的衣服全是哥哥買的。”看來,姜文也有溫柔纖細的一面。

  秦沛、姜大衛、爾東升,一個是兩度獲香港金像獎男配角的常青樹,一個是早年的亞洲影帝,另一個則是香港的知名演員和導演。這三個不同姓氏的知名人物,單看名字,你怎麼也不會料到他們是三兄弟。“這都是香港藝名制惹的‘禍’”,這三個目前香港影壇重量級的人物,秦沛和姜大衛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他們與爾東升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1981年,秦沛與姜大衛合組電影公司,拍膩了古龍武俠片的爾冬升對兩個哥哥說:“不如我們搞一部搞笑武俠片吧。”於是這部由爾冬升編劇,三兄弟共同完成的電影《貓頭鷹》,對古龍小說中的著名人物和橋段進行了瘋狂顛覆與嘲弄,無厘頭到了極點。這種大膽的嘗試,比后來引領無厘頭潮流的周星馳電影提前了將近10年,簡直可稱得上是“無厘頭”電影的鼻祖。

  1984年,秦沛為弟弟爾冬升的導演處女作不遺余力四處舉薦、尋找投資。這部后來震驚香港電影界的《癲佬正傳》証明了爾冬升作為導演的潛質。在影片中,秦沛扮演了一個康復的精神病患者,不堪世人的壓力,舊病復發,最后大殺天下。秦沛在幼兒園裡面對兒童的眼神非常駭人,蓋過片中所有人的風頭,獲得當年度金像獎的最佳男配角獎。

  三兄弟中,爾東升雖然年齡最小,但才華橫溢,曾經做過演員、導演、制片、編劇,現在是星皓影業公司的老板,他執導的電影獲了很多獎,如《新不了情》和《忘不了》。而姜大衛是中國第一個亞太影帝,曾經前后三次獲得亞太影帝的稱號,最后改行做導演。大哥秦沛的名氣雖沒有兩個弟弟那麼大,但他卻是最早被美國好萊塢邀請拍戲的亞洲演員,而且論到觀眾緣,兩個弟弟加起來,或許都比不上大哥秦沛。

  相信這兄弟倆與父母上街,絕對會成為街頭一景:這老兩口什麼人,怎麼有這麼兩個高高大大的保鏢?兄弟倆都是運動員出身,胡兵曾主攻皮劃艇,胡東是八一劃水隊的運動員。兄弟倆性格完全不一樣!胡兵特別溫柔,而胡東卻特“爺兒們”。多年的鍛煉加上先天的身體條件,兄弟倆活脫脫一對“衣服架子”。

  胡兵長得濃眉大眼,一臉正氣,哥哥胡東看上去有點壞壞的。一“正”一“邪”兩兄弟雖然性格迥異,但從小到大感情一直很好,套用他們的話就是“不大像兄弟,倒像是朋友”。

  胡兵長相酷似父親,性格卻像母親。那招牌式的英俊面孔是影迷的最愛。不笑的胡兵,看起來仿佛帶著一股懾人的冷峻,是標准的“酷”哥,但隻要他露出哪怕一絲笑意,就仿佛是冰川立刻融化,寒冬變成春天。

  胡東則掉了個個兒:外表粗獷,性情內斂。因此胡兵敢想,敢闖,有點兒野氣,出道時間要早於哥哥。其實一路走來的胡東,成名的機會比胡兵多幾倍,但左顧右想的胡東總是慢弟弟半拍,走入模特這一行還是受了弟弟胡兵的影響。胡東一再強調自己是個貪玩的人,一年中,可以隻工作半年,剩下的時間就去三亞潛水,或者躲在家裡,和老婆孩子在一起。弟弟胡兵經常說他,不好好賺錢,就知道瞎玩。“我有時甚至不接戲,也要給自己多一些閑暇。我認為這是值得的。像我弟弟,每天都在工作,每天都那麼辛苦,我是不會那樣的。尤其是做制片,太辛苦了。”自胡東出道以來,常常被人稱作“胡兵的哥哥”,別人總以為他生活在弟弟胡兵的陰影裡,承受著極大的心理壓力,其實他樂得背靠胡兵好乘涼:“胡兵出道比我早,名氣當然比我大,如果我出道早,也會幫他在娛樂圈鋪好路。胡兵比我勤快,在各個領域發展都追求完美,但我更願意把多一些的精力分配給家庭。”